葵文学 - 专注文学的网站·向太阳,不低头!

黑王子复活记

发布:胡杨枫渊03-01分类: 葵文献

春节是中华民族沿袭了四千年之久的传统节日。在陕北,人们把庆祝春节的活动又叫过年,方式五花八门,讲究可谓颇多。进入新时代,随着我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水平的整体提升,人们过年的仪式感也变得越来越与时俱进了,品位也变得越来越高雅了。

为了怀旧夏季的温暖,很多陕北人家在春节放假前就像以往农村赶集那样——呼朋引伴地提前预订了往返南方的机票,春节放假那天就飞往三亚热带海滨景区,到那里去享受阳光、沙滩与海浪的自然风情。

江南人家则趁着长假飞到北国来了,他们手牵着手滑行在寒冷的冰天雪地里,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和棉鞋,戴着硕大的棉帽子和棉手套,浑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尽情地享受着风情浪漫的冰雪之旅。

南来北往,都是为了度过一个短暂而美好的节假。这种时尚的过年方式,体现了我们国家的幅员辽阔,更加体现了我国综合国力的巨大提升与人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

毕竟,中国人过年的传统是:“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图的是一大家子人和和美美地团聚在一起!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与质量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与改善,特别是思想观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用一句时髦的话说——与时俱进。在春节,只要一家人能够团聚在一起,无论在哪儿都是为了追求同样的感受——幸福快乐

我也觉得,不管是在家过年还是出门在外过年,亘古不变的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那份天伦之乐。

去年临近春节,儿子和女儿跑到花市里买回来一盆黑王子和一株幸福树。儿子说,他挑选了幸福树除了字面本身的寓意外,主要还是想在北方的寒冬时节给家里增添一抹象征鲜活生命力的绿色;女儿还小,她说,黑王子的造型很漂亮、很好玩。儿女都说的很对。

兄妹俩兴高采烈地摆放他们各自的花盆去了。女儿把她的黑王子小盆景摆放到了自己的卧室的窗台上,又是擦拭小花盆,又是往小花盆里滴水,忙得不亦乐乎,却也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儿子则把一盆一米高的盆景推放到客厅的阳台前,蹲下身来端详了好长一段时间,说什么受光的角度和显眼的位置都得调整好了。共同之处是:他们的新鲜劲儿正浓着哩!妻则附到我的耳边低语,俩娃都凭上了,很有思想。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随着元宵节灯游会的结束,春节也就正式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中国人讲究过日子要细水长流,不管城里人还是乡下人,早在过节期间就把新年的规划都思谋好了。各行各业的人们都进入了一个整装待发的状态,都想在新的一年里有个好奔头,一年之计在于春嘛!

带着满满的自信,儿子坐上了返回大学校园的列车,去冲刺他大四最后半年的学习时光;女儿也开始了漫长而忙碌的学校与家里之间的两点一线式的初中生活;我和妻也都有各自的工作要忙。全家人都朝着美好的梦想而奋斗!

再说说春节前儿子和女儿买回家里来的那两盆花儿。

摆放到客厅阳台前的那盆幸福树,由于我和妻经常要打扫室内卫生,偶尔会发现树叶有发黄发淡的迹象,就知道它缺水了,赶紧浇一浇。小树的长势倒也相当丰旺。而摆放在女儿卧室的窗台上的那株黑王子小盆景,由于我们有意要培养女儿的生活自理能力,就没怎么刻意去照料它。加之女儿又临近暑期考试,学习强度要比平时加重了一些。特别是在晚上,各课程的复习题一门接着一门,一旦到点儿了,妻就催促女儿赶紧去洗漱,好好睡觉,好攒足精神去迎接第二天的课堂学习。自然,摆放在女儿卧室的窗台上的黑王子小盆景也就无人顾及了。

一天早晨,我照例交完早班,回家后把书房和各个卧室都巡视了一遍,总体的感觉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女儿已经是初中二年级的小姑娘了,除了个别学习上的事情由我来帮助解决外,大多数事情都还是由***妈来照料的。这倒不是我有意要推脱辅导女儿学习的责任,毕竟她们母女之间交流起来更方便些。包括女儿的房间,平时我也是很少进去的,只有她在家的时候我才会瞅时机走进去和她简短地聊几句话——内容还多是询问和检查她的学习情况。

六一儿童节这天,我又特意走进女儿的卧室看了看。小书架上摆放的各种课外读物都整洁有序,从中抽出来一本曹文轩的《草房子》翻阅了一下。那是她上小学期间和我一同到新华书店买回来的。记得只用了几天时间,她就把全书给阅读完了。我还叫女儿写过一篇读后感哩。书归原位后,我又看了看书桌,手机摆放在一摞习题的最上面,心中倍感满意,心下不免感慨——女儿已经长到懂事的年龄了!

目光便停留在窗台上的那盆黑王子小盆景上,植株看起来快要枯萎了,末端的几片叶子也已经失去了当初那饱满圆润的光泽,唯留一抹干瘪的浅绿色——预示了它还活着——但不是当初那般浓艳的墨绿了。

心里一咯噔,赶紧把小盆景端到客厅的茶几上,转身就往厨房里跑,结了一碗水缓慢地端到茶几前,给小花盆里灌满了水。没有挪动地方,就让黑王子静静地待在那里吸收水分。

等到妻下班顺路把放学的女儿接回家里来,我已经把午饭做好了,并且摆放到饭桌上。女儿倒是眼尖,一进门就看见了茶几上的小盆景,顾不上换拖鞋,扭头就对***妈喊:“妈呀,我的小黑王子怎么了?”妻也感到十分惊讶,问我怎么把花盆端到客厅里来了,而且还放到了茶几上?

我本能地将双手向下作势,按了按,劝她们娘俩都别激动,让小黑王子多喝两口水吧,它都快渴死了。

女儿听了我的话,瞬间变得满脸羞赧:“都怪我太粗心了,有多久没给它浇水了?是我没有照顾好它。”

妻走进厨房边舀米饭,边对女儿说:“不要紧的,你爸是养花的专家,一定能救活它。”

我也催促女儿赶紧换上拖鞋,赶快洗手吃饭。女儿一副负罪的模样,依然自顾自地趴在茶几上端详着她的小黑王子。不知道还能否瞅出个子丑寅卯来。

最终,小黑王子还是交由我来抢救性地照料。在我们这个家里,最数我有时间——上一个24小时的全天班,下班后休息24小时;紧接着再上一个8小时的行政班,又休息24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黑王子是一种多年生肉质草本植物,其植株矮短,叶片肉厚,顶端有小尖,排列成层叠向上的圆形黑紫色莲座叶盘,给人以庄重与厚朴之感,是一种花叶俱佳的观赏性植物,非常适合置放于书房的案头上。

由于黑王子喜欢充足的光照,需要一直摆放在窗台上。估计是仲夏时节被强烈的紫外线所照射,加之平时花盆干了也没人给浇水,黑王子的大部分叶片就被晒伤、晒干了。

吃饭间,女儿说:“如果黑王子光照不足,就会变成绿王子;如果再浇水次数多的话,叶片就会长长,茎秆也会拔高。”我笑着对女儿点了点头,以示首肯。

没错,黑王子喜欢在凉爽、干燥和阳光充足的环境下生长,最好栽种到排水性良好的沙质土壤里。因为叶肉里的水分含量高,黑王子在潮湿的环境下生长就很容易被腐烂根系,所以不宜浇水过多、过于频繁。为了避免根部淤积水分,最好选用盆底带有排水孔的陶盆来栽培,每隔10天左右浇一次水,浇透即可。

等到下午妻上班走了、女儿也上学走了,我才把已经坏死了根系的黑王子从花盆里拔出来,剪掉老根,留下顶端部分,放到阳台上晾了几个小时剪口,赶在女儿放学前再把黑王子重新插入沙质微潮的盆土中。漫漫地等待茎干重新在泥土里生长出新的根须来。

大概过了个把月,我从花农那里买回来一些磷钾花肥,试着给小黑王子施了一次肥。没等几天,植株的顶部终于长出来两片新叶,叶色新鲜嫩绿,叶片儿娇小可爱。

估计是黑王子的根系长出来了。吸取以往黑王子被干旱而死的教训,我把浇水、施肥的日期都标注在女儿写字台前的日历上,黑王子以其复活后的小姿态呈现在女儿卧室的窗台上,并将伴随她度过每一个艰辛刻苦的日日夜夜。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寒风,让我追忆小时候 上一篇  |  下一篇 卖玉米的小女孩>>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