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文学 - 专注文学的网站·向太阳,不低头!

寒风,让我追忆小时候

发布:庞秋波03-01分类: 葵文献

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大约是因为闰月的原因吧,今夜也不例外。寒风吹拂,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坐在温暖的火炉旁,思绪早已飞回到童年时代!

1小时候家里很穷,记忆中从来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等几个姐姐穿过的衣服轮到我时,一层又一层的补丁,早已覆盖了衣服的本色;能穿上一双胶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曾记得有一年深秋,天已经冷了。父母好不容易攒足了钱,给我买了一双墨绿色的胶鞋。我兴奋不已,穿着上学,也生怕弄脏了。然而放学后,还得穿上它干农活——去树林里砍柴,到田地里割草,同时还要牵上一头大水牛去山坡上放。有一天下大雨,放牛割草回到家,胶鞋里外早已湿透了。为了第二天能穿上干爽的鞋子上学,母亲就在火炕上搁了两根长长的木棒,再把胶鞋倒扣在木棒上烘烤。可是第二天起来,却发现有一只胶鞋已跌落火堆,仅剩下丁点儿鞋底。一定是可恶的老鼠绊动了木棒,让好好的一双胶鞋“夭折”!我难过极了,哭啊,哭啊。由于另外的一双千层底布鞋湿了还没干,最后只得无奈地光着脚丫去上学。

2小时候的生活非常艰苦,填饱肚子就不错了,不敢奢望能有多少油水。清淡的饮食,一天的劳累,到了晚上就特别贪睡。加上小时胆小,又没能照上电灯,上厕所还得去黑漆漆的和猪圈配套的粪池才行。为此,我和姐姐经常尿床。这下就惨了,我们的床上,唯一的一床棉絮也让母亲给取了出来,就在床铺上放些稻草,稻草上搁置一张冰冷的竹席,然后铺上一张破旧的床单。一床单薄的被子盖在身上,冻得瑟瑟发抖。我和姐姐为争被子,经常打架,也就没少遭受父母的打骂。第二天起来,还得把尿湿的床单被子烘干,不然晚上睡觉就更冷了。

还记得有一年寒冷的冬天,奶奶在清晨里又一次把我和姐姐叫醒,让我去放牛,姐姐割草(这是我们小时做得最多的农活)。我牵着牛儿走到田边,先用石头把水面上的冰砸碎,让牛儿喝足水后,便没有了去处。贫瘠的土地上,浅浅的小草早已枯萎,尽管牛儿饿得背上的“草窝儿”深陷,却只能傻傻地站着。我也陪在一旁,像木偶般陪同牛儿杵在原地,眼巴巴地看着不远处割草的姐姐。只见姐姐把田老坎少许枯草上的冰霜用镰刀拍掉,再把割好的几把草装进背篓。我的破胶鞋早已千疮百孔,脚跟露在外面,站在地面,就像直接踩在冰上一样刺骨。站久了,冻僵了,浑身瑟瑟发抖,牙齿直打颤。我哭着说:“姐姐,我们回去嘛,我冷。”回到家,早已冻得浑身麻木了。

小时候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胡萝卜治冻疮”——把烤烫的胡萝卜在手脚红红的冻疮上来回滚动,那种痛、烫、痒的记忆,清晰得仿佛就在昨天。

3十多年过去了,日子也好了许多,我和姐姐在城里读书回归。老家的火炕边,忆起小时的苦难岁月,感慨万千。我们争着抢着讲了童年生活的辛酸,心里涌起阵阵酸楚。又一个十年过去了,我们都有了工作,有了属于各自幸福的家。再次来到曾经无数次劳作的地方,山水依旧,却再也没有了曾经的严寒!不禁再次慨叹:小时的贫穷,是多么难得的一笔宝贵财富啊!正因为小时受过太多的苦,才觉得现在的生活是如此的甜,才会倍加珍惜如今拥有的幸福。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难忘妈妈的手擀面 上一篇  |  下一篇 黑王子复活记>>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