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文学 - 专注文学的网站·向太阳,不低头!

我心永驻灰千梁

发布:汪学金03-01分类: 葵文献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东晋诗人陶渊明追求的生活意境,至今停留在世人心中,让人读罢就有归隐田园的冲动。

近日,阴雨缭绕,吾与同乡好友一起再登灰千梁。队伍中,有两名某学校的老师,也有我尊敬的摄影前辈和几位媒体朋友。

上午九时许,一行七人乘车向灰千梁出发。车过蓬东乡与五里乡交界处的公母山隧道,便抵达五里乡河南村境内,出发时的小雨已经暂停,我们暂离通往灰千的县道,汽车顺着一条村道去往小岩口(小地名),那里以前是一片养猪场,现已废弃,仅留一对农家夫妻在此看守设备。我们此行,是为看清灰千梁的全貌。

登顶小岩口的最佳拍摄点,据说这是黔江摄影名家为拍摄灰千早就踩好的点。举目四顾,雨雾在山间缭绕,犹如一条飘动的“玉带”。

驻立之处,一面是悬崖峭壁,一面是起伏的山坡。北望黔江,新城面貌依稀可见;向南望去,灰千梁山脉纵贯东西,一字排开却无雨雾,连绵起伏,直到山的尽头处。远处,青砖黑瓦、白色墙面点缀其间,不时有一丝炊烟飘过,伴着鸡鸣狗吠之声,村庄显得静谧自然。

大概拍摄了10分钟,队伍继续前行,直奔灰千梁腹地。从五里乡政府所在地盘旋而上,雨势渐大,雨雾愈浓。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在雨雾的笼罩中,灰千梁犹如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儿,带着一朵水莲花般的娇羞,急切,却又羞赧地欢迎远道而来的游客。

车至灰千梁国有林场,无法继续前行,只有一条登山步道,停车带上,还有一辆车停放在此,车内空无一人,应该是前往灰千梁腹地吸氧啦。

沿着“中国森林氧吧”的步道入口拾级而上,左侧映入眼帘的是新晋评选出来的黔江区“十大最美树王”宣传栏。观之,那些或高大雄伟、或傲视群峰的“树王”们,在风雨中经历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叶落轮回,始终岿然不动,遗世而独立。

溯流而上,行愈深,雾愈浓,石板路越来越陡,纵然光头淋雨,依旧乐此不疲,同乡好友在前边带队,犹如一支箭头直插灰千梁的“生命禁区”,雨水、流水汇成了沿路的音符,让我们的旅程充满了清畅的快感。

行至一个不知名的小山头,举目所及,远处的群山依旧辽阔悠长,小伙伴告诉我此刻的海拔高度:1640米,与灰千的顶峰还差300余米。考虑到时间跟队员体力,加之雨天路滑等不利因素,不得不返程。

泥泞中的前行,别有一番风味。但我知道,相遇灰千的日子还有很多,因为灰千梁的美,在一天四时、一年四季皆有不同,而我,从未看够、更未看透。

因为只有当你切身走进灰千梁,你才会抛开世间一切尘世杂念,重新思考生命与生活的真谛,在这里,不仅有生命生生不息的拼搏,还有自然界砥砺奋进的执着与力量。

树高千尺,叶落归根。的确,仅凭这一点,我就可以与大家一起愉快地分享我的秘密:此时,此刻,余生长路漫漫,我心永驻灰千梁!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生命的花火 上一篇  |  下一篇 难忘妈妈的手擀面>>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