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文学 - 专注文学的网站·向太阳,不低头!

找寻童年的冰上记忆

发布:张冬娈03-01分类: 葵情感

心血来潮,在一个晴朗的午后,驱车来到三贤广场东南面的明德湖,昔日清澈透明的湖水已结成厚厚的冰。冰上,一个中年大叔骑着一辆崭新的小蓝车缓缓行驶,还有一对父子,孩子蹲在冰上找寻着什么,父亲站在那里陪着。这寥寥几个人,让整个湖面显得空旷又冷清。远不像儿时冰上戏耍时那么热闹。

那时,不但孩子喜欢在冰上玩耍,有些大人也喜欢。坐在自己制作的简易冰凉船子上滑冰,双手使劲一戳带着钉子的方子木,冰凉船子便带着人一起滑向远方。有的坐在上面,由两个伙伴拉着向前滑。或者轮换着彼此推拉。滑冰的人们往来穿梭,人声鼎沸。有的地方钉子尖儿戳起的小冰屑四散飞溅,就像晶莹碧绿的冰面开出的小小花朵。

摔元宝的孩子们,个个使出浑身力气,恨不得把所有躺在冰上的元宝,都掀翻过来,好装进自己的衣兜里。直到摔得额头冒汗为止;抽陀螺的,人人手里拿一个小皮鞭儿,抡圆了小胳膊,一下接一下地抽打着旋转的陀螺,直到累得再也没有力气扬鞭方肯罢休。打“呲哩哩”的,你拥我挤着排好队,依次在共同开辟出来的窄长滑道上往前滑行。张开的双臂就像滑翔中鸟的翅膀,舒展灵动,恰到好处地保持了身体的平衡。

无论大人和孩子,都在冰上玩得不亦乐乎,一派热闹景象。偶尔,冰上还会有马车通过。每每这时,赶车的人都会高高地扬起右臂,手腕儿用力一抖,把个鞭子甩得“噼啪”作响。清脆嘹亮的声音响彻头顶,仿佛在鼎沸的人声之上爆开了一朵烟花。

鞭声响起,人声寂静。连空气仿佛都屏住了呼吸。鞭声远去,人声又起,使得刚刚寒冷寂静下来的空气重又热气腾腾起来,让这个寒冷的下午充满融融的暖意。

“看我这个冰凉船子做得怎样,结实不结实?”一个自豪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拉回现实,这是一位中年大叔,他正指着身旁自制的冰凉船子,向身边的老者炫耀。老者点头称赞。站在边上,举目四望,偌大的冰面上只有稀稀拉拉三个人,中年大叔在冰上,骑着一辆崭新的小蓝车,缓慢却无比平稳地骑向远处的冰面。湖中心的位置,还有一对父子。父亲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他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而孩子却蹲下来,在冰上寻找着什么,是冰下的小鱼还是别的,并不清楚。

再看那位中年大叔,已经从远处骑回来了。在没人围观,没人鼓掌的情况下,他在冰上骑了一圈又一圈,自得其乐,与冰的亲密接触,也许正是他找寻童年冰上记忆的最好方式。在几十年前,还是个孩子的他,也许就经常在冰上骑行,或者由他家到学校,要经过这样一条河,每年数九寒天的时段,他都是这样小心翼翼骑着自己心爱的自行车去上学的。崭新的小蓝车驮着他,在冰湖上绕了一圈又一圈,银白的瓦圈在阳光地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岸边的那个冰凉船子,安安静静地待在冰上,不声不响 ,不言不语 ,与对岸静默的芦苇相呼应。像在思考,又像在回忆……

太阳西斜,寒风凛冽,举着手机拍照的手冻得直发抖。中年大叔骑行的身影,再一次远去,固执地找寻着童年的冰上记忆,与这湖天然的冰面上一同拥抱这无边的寂静。就像此刻的我,虽然懂得手指有些僵硬,还是执拗地举着手机为这片冰湖拍照,为找寻童年冰上记忆的大叔拍照,也在心灵深处为自己的冰上记忆拍照……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没有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母亲,如有来世 我不会让您感到卑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